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那年元旦刚过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那年元旦刚过,我搬进了装修一新的办公室。这办公室较小,朝西,不通风,属于典型的冬凉夏暖之屋。于是,安装了一台空调机。空调机就装在我的头顶上,一根包含着水管和电线的粗管子穿墙延伸到室外。室外的二楼墙面上是室外机,墙壁上还挂着一根长长的塑料下水管。
墙外就是热闹的商城,刺耳的流行歌曲,悠悠地从不密封的墙洞里流进来。这经过墙洞过滤的歌声,在我寂静的办公室里变得有些清新悦耳了。渐渐地,我发觉除了流进来的音乐声,室内似乎多了一种异响。这异响不是随室外的歌声而来,它分明来源于头顶之上。只是,头顶之上和四周的墙壁很光洁,也不见有异物。或许是空调机在响,我站在椅子上贴近空调机静静听了一会,这异响就嘎然而止了。我刚坐下,这异响居然复又响起,卟嗒卟嗒地响得很有节奏很有耐心。
从此,这异响在办公室里日复一日地响着。有时是连续地轻轻响,有时则急促地卟卟响。经过细致的观察倾听,终于证实这异响来自空调机的室内管子中。这管子一头朝外,另一头则连接着头顶上的室内机。难道说,会是从挂在墙外的下水管子里爬进了一只找死的虫子。这虫子在我头顶上不屈不挠地响着,而且越听越像是一种绝望的挣扎之声。我到室外去认真观察了一番,那支紧贴墙壁的下水管子很细,而且悬挂在二楼,飞鸟之类的是绝对没本事钻进去的。那么,最有可能钻进水管的只有贴着墙壁爬行的壁虎了。
想像之中的壁虎在下水管子里绝望地挣扎着,我很希望它能活着回到自由的空间中,去捕获那些蚊蝇之类的害虫。只是许多天过去了,管子中的活物不但没有逃之夭夭,那挣扎之声反而更加急切和痛苦了。我担忧这小小的活物会饿死在里面,它的父母它的同胞此时此刻,一定是听不到它绝望的挣扎之声,它唯有在默默的挣扎之中等待死神的来到。
从冬天一直到春天,想像中的壁虎居然在这细长管子里顽强地活着。但它的挣扎之声也渐渐地少了,声音也微弱起来。我觉得死亡之前的挣扎是多么痛苦,没有逃生的希望,也没有痛快去死的决心。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呵,是痛,是怨,还是悔?我每天等待着它的死亡,但死有时确实是不容易的,它的久久的挣扎之声,令人惊叹不异。
酷暑来临了,我幻想空调机使用起来能把管子中的活物冲出去。空调机开始每天使用,它的挣扎之声却从没有停过。或许它有水喝了,生命将会顽强地延续下去。要么死去,要么逃走,它只有两个现实而残酷的选择,要长期活在水管子中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我想拯救这小小的生命,先是用手拍打头顶上的管子,接着又找来一根木棒连续击打管子,以期让它能够震落到墙外去。然而,经过几天努力,这种美好的愿望以失败而告终。
夏天终于要过去,头顶上的挣扎之声突然停止了。我感觉到一种有些陌生了的清静,它是逃走了,还是死在了这闷热的下水管子里?清静了十多天之后,它的挣扎之声突然又响了起来,仿佛故意要演绎一场生命的悲剧。这实在很有必要设法把管子拆下来,既可见识见识这活物的真相,也可以挽救它的顽强生命。当我正准备这么做时,它又不挣扎不响了,而且似乎从此不再挣扎了。
夏天过去了,秋去冬来,我调了科室,搬出了这间办公室。但我还是经常会想到那至今不知名的在我头顶上挣扎了近一年的活物,它是真的逃走了,还是在绝望之中死了。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很久,当然,它无论是死还是活,那种对于生的追求和对于绝望中的不懈努力,似乎一直在深深地感动着我。我真诚地祝愿它,能够依然活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上!

共 1 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这个散文,觉得这就是一场错爱,一场不该发生的爱。一个可怜的男人,一个蛮横的女儿,一个毫无控制能力的情人。也许,这三个人的遭遇应该同情,但我怎么也同情不起来。英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欣欣是仗着爸爸对自己的爱,借着对妈妈的思念来做筹码;王峰爱上了比自己小十八岁的公司文员。这一切,应该发生吗?王峰中年丧妻,是不幸的,但他和英英之间,真的就是真爱吗?和王峰是公司的经理没有关系吗?当然,我是相信真爱的,也不反对王峰和英英的相恋,甚至结婚。我只是要说的,是作者也许要用这个故事让我们来明白什么吧。英英的自食其果,或者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敲响了警钟。剧本在人物的设置上,特别是英英。从第一幕的温柔善良到最后等待着法律的制裁,前后的反差还是很大的。但这样的处理,还是增加了剧本的曲折性的。欣赏,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 128】
1 楼 文友: 201 -05- 0 20:52:42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雅安妇科医院地址
南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南京肛泰医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