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当天魔教杀上山时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当天魔教杀上山时,汤汤正和他的妹妹小桃在芦苇荡中抓泥鳅。直到山顶传来急促的示警钟声,他们才发现山头已燃起了熊熊大火。
见到师门有难,小桃一把抓起在岸边蹦哒不止的小花狗,与哥哥冲上山去。上的山来,但见满地横尸,一片残垣。他们最可敬的掌门师伯祖被挂在高杆上,那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同门师友个个身首异处,断气多时。二人抱着一丝隐隐的希望,在成片的尸体中发疯般寻找幸存者。哪怕只有一个,但没有。所有的人都战死了。难道整个潏川派就只剩下他们二人。突然,身旁乱窜的小花狗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狂叫着扑了出去。肯定还有幸存者,二人一惊之下,急急跟了过去。果然,他们冲进茅厕,发现好朋友沫沫蹲在粪便中,头上扣着一个粪桶,正缩在那儿浑身发抖。天哪,他一定是吓坏了。
沫沫和他俩年纪相仿,也是被师伯收留的孤儿,亦是他们最好的玩伴。本来呢,沫沫可以和他们一同溜出去玩的,但是昨天他犯了错被处罚打扫一个月的茅厕,正因如此,他才躲过一劫。过了半天,沫沫才缓过神来。“那些红衣人很凶残的,他们见人就杀。”沫沫对他二人讲述当时的情景。“我就藏在这里,透过土墙的缝隙看到了整个屠杀的全过程。我看见四师兄被人挥刀砍断右臂,然后一脚踢入火海之中。咱们的师傅与一个极其高大的红袍人交手,竟在转瞬间被杀了。”试想,师傅的瀑雨飞花剑是何等的厉害,但只与对方过了两招,长剑便被那人挟在二指间轻轻折断了。只见寒光一闪间,那截断剑便刺入师傅的咽喉。沫沫哆里哆嗦地地用手比划着二人交锋的情景。似乎在他看来,那红袍人根本就是不该在这个世界出现的妖鬼。“赤炎魔君!”小桃惊叫道,“上次,我偷偷听到师傅与师伯祖提到过此人。那人是‘天魔教’的太上护法,普天之下也只有他能轻而易举地折断着棠溪剑。不用说,师伯祖也是他杀的。”三人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天魔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邪恶组织,没有人知道关于这个神秘教派的半分底细。这些人身着红衣,头戴厉鬼面具,因其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因而被称之血魔教。他们总在别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横空出世。一番大肆杀戮后便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都说,他们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他们是天外飞来的邪魔。“我们要马上离开此地。只有保全了性命,才有机会重振潏川一派,才有机会维护正义,铲除妖魅。”三人中最小的小桃提议道。“对啊,师门的仇不可不报,这刻骨的恨意咱们要永记在心头。但我们必须先保全自己,再做长远之计。”需知,他二人一向奉聪明伶俐的小桃为老大的。所以,头领的话肯定是无比正确的。但大家心中也明白此言话不由衷,他们学艺没几年,就那么一点粗浅的武功,怎生对抗邪魔?如今,江湖中人谈到天魔教便心惊胆颤,人人避之不及,谁还会帮他们。
现在,他们呆呆地站在同门的尸身旁,真有些不知所措。渐渐的,他们身上生起了寒意,他们的头皮发麻,他们的牙齿在打颤。他们在害怕什么呢?虽然他们知道天魔教尽管阴狠凶戾,嗜杀成性,但这个组织一心要号令天下,统御武林,断然不会对三个幸存的小孩子下手,以招惹他人非议。只是,他们都是胆小的小孩子,现今站在死人堆中真是有些毛骨悚然。要知道,以前啊,师兄们可常常给他们这些个小不点讲鬼故事了。这人一但死了,就和活的时候全然不一样了。鬼可是会害人的。虽说,同门师友一向对他们关怀备至,但此刻他们都已惨死,说不定已化身冤鬼,冤鬼的心中一定充满了怨恨,一定不会再认的昔日的幼小同门,一准会扑上来张开血口吞咬自己。即便师友们还认识自己,若是硬拉三人一同作伴怎么办。就拿小桃来说,师友们可是最最喜欢她这个小可爱了。空闲时,总会有人会将她抱起来,如果呆会儿,那些无头,断臂,腹破肠流,缺胳膊少腿的同门师友活过来抱住自己不放,那她岂不要被活活吓死。突的一阵山风吹过,三人身上一阵栗战,不知是谁惊叫一声率先奔出,另外二人也紧跟着冲下山来。刚转过山弯,小桃陡然停了下来,沫沫他们不知其意,俱都惊异地瞧着小师妹。就见小桃含着泪水哽咽道,“咱们不能把同门的尸身抛弃在荒山上,他们始终于咱们情意相连。”两个作哥哥的听的此言也是心中哀痛。不错,自从被师伯祖带回山上的那一刻,他们就将同门师友当作亲人看待。这天底下那有置自己骨肉的尸身不管不顾的道理。且不说掌门师伯祖,便是师傅对他们那也是极好的。就说她小桃吧,师傅平日里虽然总是严厉地督导自己练功,但一有空闲,就将她这个小胳膊小腿的小丫头搂在怀中百般怜爱。就在前天,师傅还下山为自己做了件新褂子。可是呢,却被自己亡命奔逃时挂在枝杈上撕了个大口子。自己就真舍得从此离去?真舍得抛却师门?于是乎,三人返回山上将同门师友合葬在一处。
月上中天,山风呼啸。小桃三人守在同门师友的墓前默默流泪。凄风冷月下,那飘飞的乱发遮住了视线,那泪光莹莹的双目中尽是一片迷朦。此刻,他们的心似乎已沉入了深渊;他们的灵魂似乎已脱离了躯体。在他们看来,这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些同门师友就守在自己身边,一如往日,一如先前。但这一切都只是幻觉罢了。虽然他们希望能一直沉浸在温馨的梦境中不再醒来。可是,梦总是会醒的,无论它是多么的甜美,多么的感人。现实就这么严峻地摆在面前,如今该怎么办?回归过去吗?绝然不会。他们早已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再向幼时那般乞讨求生。潏川派的弟子最终会勇敢地面对江湖上的腥风血雨。潏川派的弟子最终会勇敢面对江湖上的腥风血雨,我们潏川一派尽是英豪,正所谓:长刀在手,侠义在心,山河踏遍,四海留名。师傅不是一直这样教诲他们么。抬眼望去,江湖就在脚下,征程即将开始。三人返回了前院,从废墟中翻出了珍藏于石匣中的刀谱、拳经、内功纲要,各捡了趁手兵刃,迎着漫天的朝霞昂然而去。这正是:但寻往昔怅无边,长刀划破天地间。鸣鸿自许飞天外,关河满目浩月圆。
小桃和两位师兄终于踏入了未知的江湖,从此以后,他们必须独自面对世间的风风雨雨。现如今,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从昨日起大家就没吃过东西,那饿的可谓是前心贴后背。不过话说回来,只要肯开动脑筋,填饱肚皮嘛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不,有人送吃的来了。小桃望着坡坎下的那个小男孩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她眼珠一转,便将同伴拉到背地里进行了一番布置,本来呢,两位师兄极不赞成这种鸡鸣狗盗的不耻行为,但在小老大的严厉斥责下立马翻然悔悟了。也是,这行走江湖怎能如此迂腐死板?既然身在武林就该不拘小节嘛。毫无察觉的小男孩挎着竹篮迎面走来,看样子是到田里给家人送饭。他正行之间,自树从后跳出三人于自个一般大的孩子,就见打头那个顶小顶小的小姑娘炸雷般的喝道:“你这肥羊,咱家是独行大盗,留下财帛可饶尔性命!”小男孩还未反应过来,那凶巴巴的小姑娘便冲上来劈手夺了篮子,尔后又揪着他的小辫子威胁道:“不许出声,若不然一刀两断,满门抄斩。”试想那农家孩子怎见识过这些,面对三个魔头直吓的做声不得。“算你识相!”声色俱厉的小桃麻利地扒下他的裤子套在其头上,并毫无怜悯之心的将受害者推下了路旁的崖坡。(底下全是荒草,不会死人的。小桃这般想着,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三人提着篮子跑到了无人之处大吃了一顿。吃饱了真开心。只是方才行动时忘却了一直抱着的小花狗,现在这小家伙也不知蹦到哪里去了。唉,不管了。小动物也该有自己的归宿,难道让其跟着他们就这么颠沛流离么?现在它独自谋生去了,亦算是好事。作为江湖儿女必然要坦然面对离别情愁。
这天晚上,三人宿在破庙之中望去窗外的明月辗转难眠。是该好好谋划一下今后的道路了。
小桃与他的哥哥汤汤倚歪在街角,面前摆着的两只破碗便是他们唯一的谋生工具。午后的斜阳惨淡地照在身上没有丝毫的暖意。凄厉的寒风一阵阵刮过,二人只得裹紧破烂的衣衫,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他们已然饿了很久,也着实冻得厉害。瞧瞧街上人来人往,但没有一人向两个小乞丐瞅上一眼。他二人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讨饭的,总之很久很久了。这里的乞讨者都将他们这个群体称为丐帮。他们啊,也都自许是丐帮弟子。无论别人如何奚落自己,但他们身上总是奔涌着炽热的鲜血,总有那么一天,他们会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铁血英豪。他们的带头大哥“龙哥”不是曾无比自豪地说过,“我们丐帮在江湖上那也是有一席之地的。我们丐帮弟子出行在外那也是倍受敬重的!放眼一观,咱们丐帮的英雄义士遍布天下,略一打听,有关于咱们丐帮的壮举更是到处传扬。身为丐帮弟子,就一定要万众一心,大伙只有同患难,共进退,才能将我派发扬光大!”
丐帮?江湖?自个居然身在武林?自个居然处身江湖?但思忖一下,自个会些什么呢?大概除了乞讨外,什么也做不得了。讨饭生涯也算是闯荡江湖?整日饿的半死,也称得上是义士英杰?兄妹二人总会在不知不觉间想起自己的父母,亲人。每个孩子都该有一个温馨的家,不是么?那么,自己的父母在那里?家又在何方?父母大概早已死了,要不然又怎会忍心让自己的爱儿流落受苦。确切地说,他们本没有姓名的,连名字都是大伙给起的。听帮中的长老说,当年龙哥行走江湖无意间捡到二个幼小弃儿,此处丐帮再添“新秀”。这些年来,风也吹过,雨也打过,忍饥挨饿早已淡然。只是心头总有那么一丝企盼萦绕,一缕愁郁难却,有那么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信念在激励着自己强撑下去。冥冥之中,仿佛老有一双充满温情的目光在无时无刻地守望着自己,关爱自己。那人会是谁呢?
话说去春,“龙哥”在乞讨途中被恶狗咬伤,殒命江湖,自此帮中无主,内乱日生,至始这个传承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宗派开始衰败没落了。提起这个“龙哥”当真是了不得。大伙都讲,“龙哥”乃是五十年前离奇失踪的嘉善太子,只因遭逢大祸才逃亡此处,以乞讨为生。据史料记载,景耀五年,宣宗更易朝制,改中书、门下省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为司会府,翰林为昭文馆,御史台为司筅府,枢密院为光政院,始命太子知光政院,以协理国事。七年十月丁卯,行台失火,皇子不知所踪。难怪“龙哥”生来一份凛然正气,他慈忍敦厚,宽和容众,仁德素著,英雄敬服。小桃曾问过“龙哥”传言是否当真。“龙哥”只是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但那双眼眸中却尽是落寞怅然之情。
算了,不提那些琐事了。自从“龙哥”故去后,忠勤长老麻子阿月同仁淳长老秃头老云为争夺大位互起纷争。一时间,帮中风云突变。那些肝胆相照的兄弟们反目成仇,拔刀相向。到得后来,自家兄弟纷纷离散,而小桃兄妹也被迫逃离堂口独自谋生了。只是,他们委实太小了,乞讨来的食物总被强壮的同道抢走,很快的他二人就饿瘫在了街头,离死不远了。唉,回首往昔,悲怨难诉,落到如此绝境怪的谁呢?是怪自个本领不济,还是怪这个江湖冷酷无情。“龙哥”岂不是说过“血泪江湖,悲苦难当。蹉跎岁月,冷暖自伤。”便在这性命交关之即,救星来了。这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爷,他身着青色长袍,白发披肩,银须飘然,手持拂尘,腰悬长剑,那股浩然之气与庙里的神仙到有几分相似。后来,老爷爷就成了他们的掌门师伯祖。掌门师伯祖将二人带回山上悉心照顾,从此,潏川派便是他们的家,那些同门就成了他们的亲人。
从梦中惊醒,小桃心潮翻涌。此时此刻,她格外怀念那幼时的难忘岁月,难忘自己朝思暮想的同门师友。这些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是如此的熟悉。只是如今,童年已逝,师门蒙难,自己再一次陷入动荡流离的境际。不过,现而今的自己可不是当年那个茫然懵懂的幼小孩童,她已昂然踏入了诡异莫测的江湖,面对着千难万险奋勇向前。虽然自己清楚她还远未真正长大成人,在漫漫征途中依然会有迷惘,依然怀着对未知世界的恐惧,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个人在经历了生死离别后自己的生命就不单单属于个人,她最终还是要在不断的挫折于磨砺中成长起来,最终还是要凭借心中执著的信念战胜重重的磨难。

共 46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天魔教血洗了潏川派,只有贪玩的汤汤和小桃在芦苇荡中抓泥鳅幸免于难,他们看着师门满地尸体,发疯的寻找幸存者,躲在厕所的沫沫被发现了。他们掩埋了同门尸体,找到了武功心法,走上了复仇之路。小说语言流畅,细节描写生动,人物个性鲜明,是一篇非常精彩的武侠小说开头,应该还有续集,期待更多精彩。欣赏学习,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1 楼 文友: 2017-07-26 08:59:28 问好老师,希望今后写作时,把标点符号设置为中文格式。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早搏是心律失常吗
小儿流行性感冒服什么药好
清远中医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