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小艾问我

时间:2020-04-05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小艾问我,她想去南昌。我笑笑。

她一直在我面前提到要去南昌走走,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城市去游玩。如果仅仅是因为它是省会,那么可以到我家乡的省会合肥,也可以到她家乡的省会长沙。我屡屡问她关于自己心里的这一疑问,她总是眉毛一翘表示不想回答。我无奈的去安排我们的行程。

若是说到和小艾的相识,也许有许多人难以相信。那个时候,似乎是高三。我在青苹果杂志上看到她的名字---艾飞。我想应该是爱飞,父母希望她能够像小鸟一样的自由飞翔,快乐的生活。我看到她写的文章-----故乡的小河,不禁让我对她那朴实文字下的朴实情感而感动。其实,我的故乡没有河水,只有从那高山之上顺流而下小溪。但是我们都一样的来自农村,都一样爱家乡的山水。所以我按着书上的地址给她写了一封信,希望能与她成为了笔友。

盼星星盼月亮的,我盼到了她的回信。她说,很高兴和我成为朋友,她还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为有这样一个不熟悉的朋友而特别的兴奋。为了能和他有更多的交流,我开始看各种文学的书籍。我不断的给《青苹果》杂志投稿,可是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哑无音训。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开始聊得更深了,关于我们彼此的生活、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未来。这多少与当初我交笔友的目的有了偏移。我们似乎已不再是单纯的朋友的关系。我收到她的相片的时候,开始彻夜难眠。

我曾在电话中问她,我们可以相爱吗。她便是一直的沉默。其实,我知道我们当时心里都很复杂。她后来问我,你能带我去南昌玩玩吗?我笑笑,只要我们走入大学,我一定满足你的这个心愿。

从那时候开始,她屡屡说到南昌。我不知道这些原因和理由,她也不肯说。后来,我考到了宣城,她还是考到在自己家乡的湖南怀化。每次邀请她来我这里玩,她总是不肯,也不让我去她那里,只是要我带她去南昌。

当这个五一来临的时候,我答应她一起去南昌。我们各自搭火车在南昌附近的向塘见面,初次见到她,比我想象中要漂亮得多,只是略感到她身上一点悲伤。我们一见面就很随意,感觉我们以前很熟悉的那种,这多少让我心里好受些。

我约好同学叫他来南昌接我们,我们就跟着同学一路在这所城市穿梭。她一直不言语,总是保持着一种冷峻的沉默。眼神总是一直在打量这个城市。

“枫,我想去秋水广场。”她开始言语。

“好”我和同学递了个眼色。

“我们晚上去秋水广场吧,因为那时候人比较多,也很美。”同学解释着说。

“不,现在去可以吗?”她执着的望着我。

我无望的和同学使了个眼色,同学伸伸舌头表示可以。

我们来到了秋水广场,她迫不及待的走向这里,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桦,我们走走吧。”她望着我。

我点点头。

“桦,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通情理啊?”她边走边说。

“没有,我相信你是有原因的。”

“你说得对,我告诉你这是我的故乡。”

我惊诧着。

“我和你说的父母并不是我亲生父母。我记得自己也是在这里我走丢了,后来他们把我带到了湖南。”

我静静的听着。

“这么多年,我都害怕人多的地方。所以我不想在晚上来这里,因为那时候人特别的多,我是在这样的时刻走丢的。我怕这次我们谁再走丢,我害怕失去你。”她边说边伏在我的肩上哭泣。

我终于明白她需要来这里的原因了,也明白了为什么她的眼里总含有悲伤。我把她抱得很紧。

“艾,不会的。我们不会再走丢,因为有一根绳子已经仅仅的把我们系在了一起。”

“桦,请原谅我曾经一再拒绝你。你现在还愿意爱我吗?”她抬起泪眼汪汪的眼眸望着我。

“爱,一生一世的爱。”我抚摸着她润滑的头发。

我望着那遥远的天空,我知道那里有一朵花是为我开的。我们就这样抱着,任凭路人的指指点点。因为我们都怕在生活中另一个人会忽然消失。

共 15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和你说的父母并不是我亲生父母。我记得自己也是在这里我走丢了,后来他们把我带到了湖南。”这句话就是小说的关键所在,它把悬念与诧异的疑问都解开了,而且留给读者无奈的思考。小艾的心结,是在寻找失去的来自亲生父母的爱。而现在,仅仅只剩下这曾经走失的地方,还有点依稀的影子。【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4-0 1 :14:28 一声叹息! 热爱生活,喜欢文字.

2 楼 文友: 2009-04-0 19:19:58 问好新朋友!握手!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楼 文友: 2009-04-09 11:20: 7 呵呵,问好两位,谢谢。 世界仍然是一个在等待着成熟的果园灯盏生脉胶囊药理作用希爱力能治疗前列腺增生吗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廊坊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肘关节酸痛伸不直怎么办
女性阴部潮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