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纨绔邪皇二七一章百里长息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纨绔邪皇 二七一章 百里长息

那女子听了百里长息的话,却依旧气息不平,冷笑不止:“为了你那千二百万金,我白王府一次就折损天位大妖十三人。这笔生意,可真划算!”

她有预感,再继续下去。那些剩下的水族大妖,只怕没几位能够生还。

“那么你们白王府是要退出?”

百里长息的面色,依然是宛如死水,淡定如故:“老夫这边倒是无所谓,不过按照事前的约定,只能给你们一半定金。”

红衣少女闻言,不仅再次一怒,目里杀机显现。六百万金,岂能抵消这次白王府的伤亡?

“王妃这是想杀我?”

感应到这刺骨杀意,百里长息转过了身,目含幽澜的与少女对视:“老夫死去无妨,可也能保证白王府,休想再从百里家取到一分一文。再试问王妃一句,你等既已得罪了安国府,要如何才能在清江存身?怎么与那位安国公和解?此时此刻,可莫要前功尽弃,自误了才好。”

红衣少女面色忽青忽白,最后一声闷哼,猛然一拳砸在了旁边石壁。使这洞府之内,一阵山摇地动。

以她的本意,是恨不得将这老头撕成碎片。可此人之言,也确实触到了他们的痛处。

杀了百里长息,的确是于事无补。不但白王府再取不到分毫报酬,更将结下安国府这一大敌。

她深知白夜的性情,此战之后,绝不会轻易放过安国府,如果问题整改无效更不会屈膝求和。而那位安国公,只怕也同样不会安心。

“可以继续,不过报酬得增至一千七百万!”

百里长息闻言,只蹙了蹙眉,就已干脆的一颔首:“可以!努力推动农村精神文明建设。 (七)开展民间纠纷调解服务。引导村民尊老爱幼、邻里和睦、互谦互让、互帮互助;制止打架斗殴、非法宗教、偷窃等不良行为和违法行为;调解民间纠纷”

他现在对钱财不甚在意,就如他再不将那些死战中的天位家将,放在心上一般。

很简单的道理,若百里家都再保不住苗裔,那么留下这些钱财与天位,又有何益?

这位王妃在后悔,他其实他也在心悔,悔的是没将这些银钱,用在那河堤上,使百里家遭遇了灭顶之灾。

――这些钱,哪怕只用一半,此时的情形,都还有几分转圜生机。

且早知今日,他在三年前就该调任他职了。

红衣少女气息稍平,可转瞬之后,就见那水潭之中。又有一位中天境大妖,死在了刀锋之下。

这次出手的,却并非是孔宣。而是一具三丈神甲与另一具手持双刀的墨甲配合。

前者以巨盾阻拦,全力一击,使那大妖的身影半空失衡。随即就被那双刀抓住了机会,干脆利落的一刀断首,又在瞬间将那身躯斩成碎片,再无回复的可能。

红衣少女顿时心绪揪紧,面现痛心之色:“你说的另一位权天境,到底要何时赶来?”

“权天境?应是来不了了――”

百里长息心中暗叹,想到这世间,果然多的是背信弃义之辈,少见雪中送炭之人。

百里家势衰,隐有覆灭之兆,那人违约,也不算是意外、

“且他即便来了,也于事无补。白夜妖王与其联手,就有把握将天上的那位拿下?”

红衣少女闻言默然,此时云层中那位女仙,稳据胜势。哪怕以一敌二,也足可阻拦住对手,直到咸阳城那边,有镇国强者到来。

可这也不行,那也不可,难道真要等到那安国府,将他们的麾下,都屠戮殆尽?

好在她随后,就听百里长息笑道:“王妃且稍安勿躁,刺杀当朝国公,本就需速战速决,老夫不会给他太多时间――”

他话音未落,附近阵坛上的那位道人,就已浑身上下,爆出了一片血雾。此时在他身前,赫然还有着一具枣木人偶,正面贴着一人的生辰八字,符纸熊熊燃烧着,

百里长息看着这一幕,眼里现着残酷与兴奋,以及报复之后的快意。

嬴冲竖子,不知汝可后悔,当日与老夫鱼死破?

※※※※

机关轮船之上,嬴冲一击破开了隐遁术法之后,身影就往后飘飞。随后那守卫在法阵之旁的嬴福嬴德四人,都默契的向这方向,同时引发了手中的暗器暴雨梨花针。

万千银针,遮蔽二十丈虚空。待得那漫天针雨都‘夺夺’钉入船木时。嬴冲前方的三具人元阶墨甲,已经被轰到了千疮百孔。

总共七具暴雨梨花针,仅仅一击,就已将这三大小天位强者,都送入了黄泉。针上的剧毒,也令这三人,没有半分还击的可能。

嬴冲长枪穿击,势如雷霆,将两道冲击而至身影强行逼退,不过在他身侧,却还有一道黑光掠过。

此人身形隐蔽迅捷,肉眼难见,可在嬴冲的灰白视界中,却是显露无疑。只是能看到是一回事,能否有余力阻拦,又是另一回事。

此人速度极快,又恰在他被二人牵制之刻,只能任由其擦身而过。

不过嬴冲,也并未去理会。只因嬴定已挡在了吴不悔的身前,云真子那边,也反应过来,瞬时就是一个护身术法,笼罩在了吴不悔周围。

果然那黑影袭向吴不悔后,却并未建功。嬴定长枪舞动,同样灵动迅猛,笼罩数丈方圆,水泼不进。与那黑色光刃,连续七次交击,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位见有嬴定的守卫,不能得手,就转而攻向了云真子。后者冷笑,手持印决,然后道了声“缠”字。

捆仙绳顿化金光,与黑色光刃冲卷纠缠。只瞬间就将此人牢牢的捆住。而直到这光影停住时,几人才发现那是尊高不过丈八的墨甲。身躯较小,却手持两丈巨镰。

嬴冲并未回头,然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视界,却可将场中一应情景,都全数了然无遗。

知晓吴不悔几人无恙,他就把自身所有的的注意力,都全数集中在这眼前这二人身上。

对面两位身藏于墨甲内大天境,此时都呼吸紧促,周身气元动荡,显示着其心绪,正处于激荡不宁的状态。

“你是,安国公?”

言语之中,满含着难以置信之意。就在方才,那具黑镰墨甲对吴不悔下手之时,嬴冲以一己之力,阻拦着他们两人联手,交手十余击,可结果却是近乎溃败之局。

错非是这位,似乎有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他们都怀疑自己,在这位的手中撑不过五个回合。

这个传言中的废人,竟是一位大天位?一位不到十五岁的大天位?这一定是他们认错人了!

――可这身特征再明显不过的摘星甲,又该作何解释?

“正是本公!”

嬴冲坦然承认,眼神冷傲,长枪斜指着身前的两人:“你们这几人,就是百里长息最后的手段?”

若那位计仅止此,那么今日这一战,已可了结。(未完待续。)

宝宝拉肚子怎么办
河池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南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