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全能保镖第0307章相见无言两难忘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全能保镖 第0307章 相见无言两难忘

回来华都了,约莫是人到了太平的环境里,韩xiǎo沫的精神很明显好了许多,在回家以后拉着刑天便去逛街了,晚上甚至还在家中为刑天做了饭,整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轻快的笑容。

似乎……羲皇山中的一切没发生一般!

这份抗压能力和杰出的心理素质,让刑天都狠狠惊叹了一把,昨日刀光剑影犹在眼前,甚至就连他都清晰的记得激战韩xiǎo沫家乡时斩下那些魔门中人的头颅时,那些人脸上的恐惧!

然而,韩xiǎo沫不过是个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女孩而已,却能恢复的这么快……

这种人……

简直就是天生的战士啊!

只可惜,错生了女儿身。

刑天也只能这么感慨了,如果一个人能在面对鲜血和死亡的时候保持淡漠的话,那这个人不是冷血就是杀伐决断果敢,是天生的战士!

刑天八岁杀人,是玄武家族的守卫,那时候,当他一刀割下那人头颅时,连手都不曾颤抖@dǐng@diǎn@一下,当时李林就説他是天生的武士!

很显然,韩xiǎo沫和他简直就是同一种人!

不过,既然女孩儿没有留下什么阴影,那也就是好事了,刑天更不会主动提起来,陪了女孩一天,一直等哄对方睡下了才在深夜时踏上了回骆影别墅的路。

这条路,似乎有些漫长。

刑天几乎是一路从市区步行到郊区了,长夜漫漫,都市的霓虹闪烁,盛世之下的纸醉金迷更是衬托的夜晚的天空有些悲凉,或许,惆怅的只是人心。

在羲皇山的时候,刑天疲于奔命,没工夫想那么多,但是现在回来了,却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骆影了!

当初在去成纪之前,因为骆刚的事情,刑天和骆影曾爆发过一场莫大的冲突!

那是刑天和骆影之间的第一次争吵,刑天欲杀骆刚而以绝后患,然而骆影却因为妇人之仁放过骆刚,将所有人的性命都丢进风雨飘摇中!

刑天不能理解!

真的不明白一个背弃了骆影的家族有什么放不下的?值得将所有人的性命都寄托上去!

她明知道,魔门卷土重来日,必是血战!

她明知道,自己有折戟沉沙马革裹尸的可能!

值吗?

刑天不怕悍然一战,只不过是感情上不能接受而已,真要説起来,约莫八个字能概括——恨其不争,怒其善良!

不过,在羲皇山时,女帝的那个问题却是惊醒了刑天——想念父母吗?

刑天想过,但是却悲剧的发现,自己不知道父母之爱是个什么感觉,为什么能让那么多的人脸上洋溢着如此灿烂的笑容?

这一路上,刑天想了很多,觉得自己当初在骆刚的事情上态度有些过于激烈了,因为……自己一个不知道亲情是个什么东西的人,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人家骆影?

将心比心,方为佛心!

而自己的经历就决定,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了解骆影的滋味!

所以,在回来以后,刑天自己倒是有些后悔了,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骆影。

……

路很长,刑天走的也很慢,不过当夜半三更时,刑天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回到了骆影的别墅,不过却是站在门前迟迟没有进入,孤身立于门侧,扭头看着天空。

今夜无月。

刑天长长呼出一口气,在虚空中喷洒出一片白雾,朦胧了他的视线,儿女情长,最是祸乱人心!

就这样,刑天也不知道在门口站立了良久,想了很久,都没想好该怎么进这个门!

“吱呀……”

毫无征兆的,一道开门的声音将刑天惊且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动了。

当下,刑天霍然回头,然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只见别墅门前,骆影悄然而立,双手抱在胸前,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淡紫色的吊带睡裙,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正出神的凝望着刑天。

于是,就在这个深秋时节的夜半时分,这一男一女的视线就这么撞上了,然后……就再没挪开!

良久后,骆影才轻轻开口了:“回来了?”

“呃……”

刑天嘴唇动了动,憋了很久才问出了一个很蠢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如果市场有需求

“你忘了……其实我也是一个武道修炼者,是圣女族女武神瑞丽丝的传承者。

如果大半夜的忽然有个人连自己的气息都不肯掩饰就直接出现在我家门外我还没有发现的话,那我才是真的没救了呢。”

骆影轻轻笑着,理了理洒落在耳朵旁边的青丝,温婉而宁静,淡然如莲,只是一双美眸却出神的看着刑天:“能回来……真好。

羲皇山的事情我也打听了,很担心你,一夜一夜的担心。”

一瞬间,刑天就感觉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了,当初自己决然踏上西征的路,甚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这个女人,而对方却仍然在惦记着自己!

一时间,刑天自己倒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骆影了,不动声色的别过了头,有愧柔情,不敢正视。

骆影面色一窒,脸上很显然闪过一丝失望,轻轻侧开了身子:“快进来,你赶了一路,应该也很累了。”

刑天diǎn了diǎn头,终究还是挪开步子走了进去。

客厅里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

刑天没看身后的骆影,一边缓缓挪步,一边轻声问道:“那个……维多利亚呢?还有潇潇和李妈呢?”

“潇潇和李妈睡下了。”

骆影在后面轻声説道:“维多利亚……我估计她应该还在修炼!

可能……已经察觉到你来了,但你不在的时候,我和她説了很多,我的心意她明白,所以没下来,可能也是想给我们一些空间。”

这话,暗示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可是刑天却在骆影看不到自己面色的角度上脸狠狠垮了一下……

怕什么来什么!

现在,刑天最不想谈的就是自己和骆影之间的矛盾。

可骆影,却似乎最想谈的就是这个!

一下子刑天自己倒是有些手足无措了,最后只能用沉默来面对了。

“难道,你真的不想和我谈谈吗?”

骆影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只是……他们终究是我的家人啊,刀子挥出去不难,但是……我过不了自己这关!

我……放不下!

刑天,对不起,我知道自己给你惹大麻烦了,甚至,可能会让你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

短短几句话,刑天直接软了!

骆影就是有这种力量,让刑天这块百炼钢变成绕指柔!

这个傻女人……

刑天垂下了头,苦笑着……

明明是自己当初有些过于以自己为中心了,把想法强加到了骆影的身上,现在反过来……居然是骆影在道歉!

“好……那就谈谈!”

刑天长长呼出一口气,他是个知错改错就是不认错的人,所以刚才才徘徊于门外不好意思进来,不过现在骆影这么説了,他要再拒绝似乎就有些欠草的意思了,当下就迈开步子朝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只留下一道背影给了骆影:“其实,我只是理解不了你为什么那么做,但却不怪你惹麻烦什么的,你没有惹麻烦,我为你……也从来不惜死战!

还是那个我早就给过你的承诺,天塌下来,在你前面被砸死的是我,子弹打过来,先dǐng着的是我的胸口。”

语落,刑天加快步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啪!”

灯一打开,一个整洁无比的房间呈现在了刑天面前。

一切,和他走之前并无区别。

“一样……”

刑天长长呼出一口气:“影姐,是你一直在给我打扫?”

语落,毫无征兆的,一具无比柔软的身躯就撞在了刑天的后背上。

骆影竟然直接从后面环抱住了天,抱得很紧,天知道这个女人哪来的那种力气,竟然抱得刑天都感觉呼吸有些受阻:“不要叫我影姐!

我要你……要了我!”

“……”

先声药业
莆田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莆田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