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天才相士 第1798章 倾情舞娘 中

时间:2020-01-22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天才相士 第1798章 倾情舞娘 中

“福伯……”眼瞅着福伯这模样,李秋水不禁有些埋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您老人家知道什么就説什么,难道因为你説了几句话,我们还能吃了你不成?”

“好,我説!”听到李秋水这话,福伯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清了清嗓子后,向着病床上人事不省的李开泽瞄了眼后,缓缓道;“xiǎo姐,我説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听了这件事情不要生气,而且以后千万不要跟大少爷説,是我告诉你的这件事情。”

这是什么狗血桥段,难不成是秋水的身世还有个大秘密,实际上她并不是李开泽的女儿,而是什么被收养的女儿,或者是其他什么?!听到福伯这话,林白不禁都有些恍神,一时间更是有种置身于国内八diǎn档狗血剧情节中的诡异感觉。

可是这也不对啊,李秋水的相貌跟李开泽还是颇为相像的,而且两人之间的血脉也产生了极强的感应,这一切的一切,都毫无疑问的证明了李秋水是李开泽的亲生女儿啊。可是看福伯这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模样,林白心中的狐疑不禁更加深重。

“你尽管説,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不跟你发急,也不会告诉爹地。”听到福伯话説的这么严肃,李秋水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不禁捏紧了手,缓缓道。

“自从上次港岛的事情发生之后,大少爷回来之后,心情就一直很低落,茶饭不思,人也削瘦了很多,而且总是动不动的就发脾气,就像是得了什么心病一样。”听到李秋水的话,福伯咬了咬牙,然后这才缓缓接着道:“公司请了一些心理医生过来,但也没看出来什么究竟,只説是心里有芥蒂打不开。后来我看大少爷要总是这样,怕是不妙。思前想后,我想咱们华夏有句俗话是心病还是得心药来医,就咬咬牙,带他去了一个地方。”

话説到这里,福伯突然变得含糊其辞起来,似乎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去了什么地方?”看着福伯这模样,林白和李秋水心里只觉得疑惑无比,异口同声道。

“去……去了……”福伯闻言一咬牙,做出豁出去的架势,道:“我带他去了红灯区!”

噗!见福伯憋了这么大半天,竟然憋出了这么仨字,林白不禁噗嗤笑出了声。心里边更是暗暗感慨,这福伯还真是会想办法,竟然把李开泽带去红灯区,也怨不得他不敢跟李秋水説,不管是谁,做出了这种事儿,又哪敢告诉那人的女儿。

不过这福伯也真是,竟然能够想出这样的解闷方法,看起来果然是人老心不老。

羞恼无比的向大笑不止的林白瞪了眼后,李秋水也是满头黑线,张嘴呆愣了半晌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説什么,沉默许久,才埋怨道:“福伯你也是的,怎么能带爹地去那种地方!”

“我当时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缓解大少爷心里的不痛快,不得已之下,才出了这个下策。xiǎo姐,你千万别怪大少爷,要怪就怪我。”福伯听到这话,面上也满是尴尬之色,开始不断替李秋水求情,希望她能原谅李开泽。

“食色性也嘛,老泰山年纪也不大,有些特殊需要,也是能够理解的。福伯这也是好心办了坏事罢了。不过这些话咱们还是等等再説好了,现在还是先问问题。”林白嘿然一笑,摆了摆手,然后道:“你这个法子使出来之后,究竟是起效了没有,老泰山的心绪好些没有?”

“大少爷到那边之后,先是把我大骂了一顿,但我好説歹説,才算是把他劝进一家酒吧喝了diǎn儿酒,让他稍微放松放松。”听到林白为他辩解,福伯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偷眼看了眼李秋水后,抹去额头上的冷汗,接着道:“后来……后来可能大少爷觉得那边还挺有趣的,工作闲暇的时候,就常常自己过去转悠,心情也比以前稍微好了一些。”

“那后来呢?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林白闻言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把握到了什么东西,便急忙对福伯追问出声,想要探寻个原委究竟。

“我也不清楚,后来几次我都没跟过去的。”福伯心里有些发虚的向李秋水看了眼后,支支吾吾的接着道:“不过我听人説,大少爷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在那边上班的女孩儿,不过后来好像两人在一起没多久,就掰了,再后来我也没见大少爷过去那边过。”

“福伯,你做事也太不可靠了吧?你怎么能让爹地认识那样的女人……”听到福伯的话,李秋水只觉得心里有些后怕,若真是李开泽跟红灯区那边的女人搅合到一块,并且还把那女人接到家里,等到那个时候,自己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件事。天才相士妙筆閣

“我也知道不对……”福伯如今也是心虚的不行,如同一个受训的xiǎo学生般,低垂着头,有些垂头丧气般道:“我辜负了老爷和xiǎo姐对我的期望,把大少爷引上了歧路……”

“这怎么不对,这就对了!”就在福伯唠唠叨叨忏悔的时候,林白却是突然一拍大腿,猛然站起身来,脸上满是兴奋神情道:“这样一来,事情就説得通了。”

“林白,你在胡説什么呢?难道你想爹地跟那么个人回来,谁知道那种人以前在外面怎么样,身上会不会有……”见林白这兴奋的模样,李秋水只觉得无语到了极diǎn,她实在想不明白,林白究竟是兴奋个什么劲儿,而且这又有什么説得通的。

难不成在林白心里边,跟自己爹地的芥蒂还没有消除。甚至都到了期望爹地跟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搅合在一起,才能遂了他的心愿,才能叫他觉得解了心中的怨恨?!

“我胡説?”林白莫名其妙的望了李秋水一眼,觉得自己被李秋水弄得有些糊涂了,但一想自己説话前,福伯説过的那些话,当即便明白是李秋水会错了自己的意,便笑眯眯道:“秋水,是你理解错了。我説这就对了,不是説老泰山这么做是对的,而是説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解决老泰山神魂出窍的关键,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説得通为什么刚才的术法没起效。”

“什么?!”听到此言,李秋水的神情顿时变得郑重其事起来,急声道:“你认为那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导致爹地神魂出窍的罪魁祸首?”

“不是有可能,而是非常有可能。”林白重重diǎn了diǎn头,眼眸中露出璀璨神色,对福伯沉声道:“福伯,老泰山在那边认识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金发碧眼,个子高挑?”

北京治疗白癜风费用
安徽治疗白癜风方法
岳阳十佳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