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异世狂神第384章心障战争来临搭配

时间:2020-06-04 来源网站:南京汽车网

异世狂神 第384章 心障,战争来临

许家大宅,这里是许家的主宅,大部份许家男人成家立业后,会搬出主宅,开枝散叶。

但是,许家主宅,却是整个许家的权力核心,它并不金碧辉煌,相反建筑色调偏向暗沉,一草一木都透着一股别样的沉凝与威严。

许宛儿回到了许家,她自从进入飞船基地掌控一个设计室后,除了族中非参加不可的大事,甚少回来。

不过,许世堂这一房人丁虽不旺,但父女俩扎根于飞船基地,玄力飞船在帝国重中之重,所以两人在族中身份却也不低。

许宛儿回来,就去拜见老太爷,她就是接到老太爷的传唤才回来的。

一路过去,族中不少人都客气地与她寒喧。

许家是老牌世家,但是在老太爷许逢春接掌之时已经没落,老太爷武力并不惊人,但其智计惊人,年轻时曾任军中参谋长,出谋划策打赢了几场大战,之后为了接任家主之位退出军中,许家在他手中重新崛起,特别是在他的小女儿入宫成为大帝最宠的玉妃时,许家权势达到巅峰,但是,许家一直低调,坊间对许家的谈论都很少。

许逢春在书房里,头发已然花白,但精神状态极好,此时他正盯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军事地图,皱着眉头在思索着什么。≠,..

这时,许宛儿走了进来,恭敬道:“宛儿拜见家主。”

“宛儿来了,坐吧。”许逢春没有回头,依然盯着那军事地图。

许宛儿依然站立着,老太爷不坐,她哪敢坐。

她朝许逢春看的地图上瞥了一眼,发现这是寒冥在陆的军事地图,她震惊的发现外围几个军事基地都打上了刺目的红叉,这是被敌军占领的标志。

难道説,寒冥大陆战争已经全面爆发了?但是没有听到动静啊。

良久,许逢春转过身,坐到他的太师椅上。

“宛儿,这次叫你回来呢,是想问问你,你们研究的新型飞船能不能立刻投入使用?”许逢春问。

“已经组装好一个编队,正在调试中。”许宛儿回答。

“唔,如此看来,你们这支新型玄力飞船编队很快就要上战场了。”许逢春道。

“看来全面战争爆发了。”许宛儿轻声道。

“不错,这一次的全面战争,对于帝国来説是一次考验,对于我们许家来説,末尝不是一次机会,你是新型玄力飞船的设计师,你去给家族几个不成器的兄弟讲解一下。”许逢春道。

“是,家主。”许宛儿明白老太爷的意思,説来就是让她提前透露新型飞船的性能,以及各个操作的细节问题,她这几个兄弟绝对会被安排进来,她必须要带一些私货,让他们轻松立功。

许宛儿出了老太爷的书房,来到了后院,这里也长期为她留着一个小院子。

“宛儿。”就在这时,许宛儿听到有人叫她,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身材火辣至极的美丽女子正惊喜的望着她。

“静秋姐。”许宛儿也惊喜的叫着,上前与这女子拥在一起。

看得出来,两人关系极好。

抱着又笑又跳了几分钟,两女进了许宛儿的院子。

“静秋姐,你怎么回来了?西北军团现在战事应该十分吃紧吧。”许宛儿道。

“西北军团都差不多完全覆灭了,十几个军官齐齐叛变,内外勾结,寒冥大陆三大基地接连被攻克,我是回来报信的,要不然,现在上层都蒙在鼓里。”许静秋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无法忘记那惨烈的一幕幕场景。

“啊,怎么会这样?”许宛儿惊叫道,随即,她便反应过来,道:“静秋姐,那你不是按正常渠道回来的,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是啊,九死一生,最后如果不是遇上了九公主,我可能永远回不来了,我死了倒不要紧,就怕寒冥大陆的消息封锁之下,整个大陆都要被全面攻克,到时帝国将元气大伤。”许静秋道。

“回来了就好,听老太爷的意思,帝国增援的部队已经准备开拨了,你还要去吗?”许宛儿问。

“当然要去,这血海深仇一定要报。”许静秋咬牙道。

许宛儿见得许静秋沉浸在仇恨悲伤之中,便立刻中止了这个话题,开始东拉西扯的扯到没边的事上去了。

“呀,静秋已经成为电子商务企业的标杆姐,你的胸脯又大了啊,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么好的福气能摸到它们。”许宛儿偷袭了一把,小手捏在许静秋的一只大白兔上,大声叫道。

“要死啊你,我看你的也不小,咦,好像还大了一些,是不是被人摸大的。”许静秋不甘示弱的还击,一摸之下便咯咯娇笑道。

许宛儿俏脸飞红,不由得想起了楚南那坏笑的俊脸,她急忙抱住胸脯,道:“哪有。”

许静秋盯着许宛儿,伸手捏着她的小脸道:“宛儿,有情况哦,老实交待,是哪家的小子把我家的天才小宛儿给勾走了。”

“真没有。”许宛儿嘴硬道。

“不説实话是吧,看姐怎么对付你。”许静秋的魔爪探向了许宛儿的胳肢窝和腰间挠痒痒。

两女笑闹成了一团,许宛儿最终举白旗讨饶。

“我説,我説还不行吗?”许宛儿笑得岔了气,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许静秋坐好,她也是衣裳不整,那胸前一对丰满挺拔的玉峰露出大半白腻浑圆,中间的沟壑深不见底,她拉好衣裳,好整以瑕的望着许宛儿。

“是……是楚天歌啦。”许宛儿娇羞道。

许静秋的表情顿时一僵,一时间思绪有些混乱,不知道该説些什么了。

“静秋姐,其实楚天歌并不像传説中的那样不堪了,真的,你如果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就知道了。”许宛儿以为许静秋是因为楚天歌的名声而感到吃惊。

许静秋回过神来,笑道:“虽然不像传説中那样不堪,但其实还是一个很色的家伙。”

“静秋姐,你认识他?”许宛儿听出了味道,问道。

“之前在南域域主府上见过他,那时他应该刚从七星大陆回来。”许静秋道。

“他是不是色过你啊。”许宛儿笑问。

“他敢?”许静秋哼道,不过心中却是颤了一下,那小子可是将她全身上下都看光了。

许宛儿看着许静秋,带着玩味。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放心,我可不会抢你的心上人?”许静秋有些窘迫。

“咯咯,静秋姐,你可不打自招了。”许宛儿达到目的的笑了起来。

许静秋无语,説实话,她对楚南的确有感觉,这些日子以来也会时常想起他,想他那看起来坏坏的,但却让人温暖的笑脸,她也时常会将他给她的木雕拿出来把玩,睹物思人。

想到木雕,许静秋的心情却是无端的有些压抑。

“静秋姐,你是不是顾忌我,我是喜欢楚天歌,喜欢的快要死了,但我从没妄想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女人,我猜他到处留情都留了不少了,真要计较也计较不过来。”许宛儿拉着许静秋的手低声道,话里的意思是不介意姐妹俩共同拥有一个男人,説不得还得结成阵线联盟呢。

“我的傻宛儿,楚天歌是一个花心鬼,南域域主千金令媛媛也是他的女人,白家那一个白竹筠是他的末婚妻,别的女人我们姐妹还用得着怕吗?但是……若是九公主呢?”许静秋説到最后,声音变得极低。

“啊!九公主,不可能吧,他们俩还会有什么交集吗?”许宛儿惊声道。

“我看十有八九有很密切的关系。”许静秋道,她想起左心兰看到那木雕时那种反应,本能的猜到她与楚南关系不一般了。

“我才不管,反正只要他心里有我就成,我又不打算争什么。”许宛儿想起楚南舍命相救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这已经足够了,一个能拿生命保护她的男人,仅此一条足以温暖她一世了。

“傻丫头。”许静秋还能説什么呢?爱情中的女人往往傻得没边,她自己又何尝能幸免?

……

……

今天当着你们的面说出来

楚南这几天过得很是逍遥,不过他觉得休养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是时候返回飞船基地了。

核心资料有了,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各个岗位的技术工种了,无论如何,就算是绑架,他也要绑一些人才到七星大陆去。

想到末来,楚南觉得十分光明。

正在这时,楚南一脸享受的表情僵了一下,他道:“俏俏,牙齿收里一些,舌尖卷动一下……”

埋首在楚南下身的俏俏呜咽两声,更加卖力了。

这时,正爽到云端的楚南突然察觉到有人强行闯府,摧枯拉朽一般破解着他布置的防护玄阵。

楚南往晶璧上一看,发现竟然是九公主左心兰。

莫名地,楚南的小兄弟再度涨大了几分,只觉强烈的刺激如潮水般涌来,他按着俏俏的脑袋,喷发了出来。

俏俏呛得咳嗽了几声你最好拍胸脯庆祝一下,抬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楚南,喉咙传来吞咽的声音。

楚南口干舌燥,鼓励的抚了一下她的秀发,然后整理好衣物。

而就在这时,左心兰破了最后一道防御,落在了院里。

楚南走了出去,与左心兰四目相对。

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説,但楚南却莫名的知道左心兰的想法。

“你知道是我,对不对?”左心兰开口问道,语气淡然,便目光中的神情却是有些复杂。

楚南笑了笑,道:“蓝兄,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我曾以为,我丢掉了那木雕就等于丢掉了心障,就如同七星大陆那酒吧老板娘调制的思念,一口刚好,有回味就足矣了,但我发现,我做不到。”左心兰继续道,眼眸中的情绪却是波动得越来越强烈。

楚南沉默,轻轻叹息着。

“那木雕你为什么送给别人?”左心兰问。

“因为那是你的心障,同时也是我的。”楚南抬头,冲着左心兰低吼道。

“是你……是你是吗?”左心兰蓝色的瞳孔放大,颤声道。

“是我,但却不是你,现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你又何苦追寻不属于你的答案。”楚南的情绪也激动起来,心儿是他心中的一方净土,是他的精神寄托,但他知道,左心兰永远也不可能等同于心儿,所以,他并不想左心兰来搅局,破坏他心中的净土,破坏他曾自以为是的美梦。

左心兰如被雷击,她复杂的望着楚南,看着他那如同女人被人侵犯一般的煞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我想知道,我是左心兰,但你不能否认我也是心儿,即使被抹去了记忆,我也不曾拥有第二个灵魂。”良久,左心兰望着楚南,轻声道。

“你真要知道?”楚南问。

左心兰diǎn头,她必须知道,否则,她的灵魂就是残缺的,她的心境也是残缺的,心境不圆满怎么冲击帝境?

楚南坐了下来,开始讲述着在配种村时,他与心儿相处的diǎndiǎn滴滴。

讲着讲着,楚南如同回到了那个时候,目光变得深邃而悠远,声音都变得飘渺起来。

左心兰听得很认真,没错,楚南讲述的心儿,与她是格格不入的,完全就是两个人,一个高高在上,一个温婉如水。

这就是她残缺的那一部份灵魂,原来是和这个男人过了一段美好的令人沉醉的生活,原来,她也能这般活。

终于,楚南讲完了,天空却已有艳阳高照变成了繁星满天。

“谢谢。”左心兰沉默了很久,才轻声説道。

“不客气,我也是第一次完完整整的去回忆这段日子。”楚南淡淡道。

“我……走了。”左心兰説着,深深望了楚南一眼,闪身消失,只留一抹淡淡空旷的幽香,就如同这天空,看得见,却永远摸不着。

楚南怔立良久,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其实讲出来,他的心也轻松了许多,

正当楚南要进屋时,突然七彩的花瓣如彩带一般穿梭而来,蓦然,花瓣纷纷扬扬飘落,小白出现了,依然是那暴露的令人喷血的装扮。

“小白,你的虚空绿萝之毒解了吧。”楚南笑道。

“嗯,看来你没有吹牛。”小白diǎn头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玄药师。”楚南哈哈笑道。

“我要走了,既然出来了,我打算到处去看一看。”小白説道。

楚南眼珠子一转,笑道:“不如跟着我,一样可以见识到精彩的世界。”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想找一个免费的保镖是吗?”小白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楚南的目的。

“嘿嘿,这无可厚非嘛。”楚南干笑道。

“不跟你,你什么时候达到帝境了,我就考虑一下吧。”小白説完,顿时闪身消失,留下一地花瓣。

楚南撇撇嘴,道:“真是不讲义气。”

……

……

战争动员令,来得十分突兀,整个辉煌大陆上下都震惊莫名。

之前还沉浸在辉煌帝国的强大里,结果星月帝国,亚美亚拉联合王国就联手发动了大规模战役,寒冥大陆形势危急。

寒冥大陆当然比不了辉煌大陆,那是苦寒之地,温度常年在零下摄氏度。

不过,寒冥大陆富含矿脉,能提供源源不断的庞大矿石,能量晶石,并且,它是辉煌帝国的屏障,就因为有它作为缓冲,辉煌大陆的人们才能过得那么和平稳定。

辉煌大帝左弘图亲自发表了战争动员书,以及宣布对星月帝国,亚美亚拉联合王国全面宣战,帝国进入战争时期。

整个帝国激发出了狂热的参战声音,无数家族门派的弟子聚集起来,准备前往寒冥大陆,雇佣兵们也纷纷前往寒冥大陆,要用生命热血也搏一个几世荣华。

楚南回到了皇家飞船基地,整上飞船基地的气氛都不一样了,变得紧张而忙碌。

玄力飞船组装线都在超负荷运行,一架架玄力飞船已经组装调试好,准备进入战场。

“楚大哥,你的身体不要紧了吧。”韩雪儿看到楚南,便跑过来关切的问。

“没事了以致该地区锡价能好转。”→详情点击。”楚南笑道。

“楚大哥,我刚听到消息,我和你十有八九也会被派到寒冥大陆去,新型玄力飞船是第一次投入战场,怕融合玄阵出现什么问题。”韩雪儿道。

“是吗?那感情好。”楚南听了之后,感觉全身血液都热了起来,或许,只有战场杀戮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楚大哥,你这么喜欢战争吗?”韩雪儿看到楚南兴奋的样子,无语问道。

“不能这么説,只能説战场才是体现一个男人价值的地方。”楚南笑着道。

这时,有一个人跑了过来,对两人道:“两位研究员,许大人有请。”

楚南与韩雪儿对视一眼,刚説到这里呢,这就来了。

两人来到基地议事大厅时,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许世堂和许宛儿父女俩都在。

看到楚南,许世堂冲他笑了笑,而许宛儿的目光却情不自禁的与之纠缠。

“好了,人都到齐了,你们想必已经猜到了本大人叫你们来的意思,没错,你们都将随队前往寒冥大陆。”许世堂开口道。搏一个几世荣华。

楚南回到了皇家飞船基地,整上飞船基地的气氛都不一样了,变得紧张而忙碌。

玄力飞船组装线都在超负荷运行,一架架玄力飞船已经组装调试好,准备进入战场。

“楚大哥,你的身体不要紧了吧。”韩雪儿看到楚南,便跑过来关切的问。

“没事了。”楚南笑道。

“楚大哥,我刚听到消息,我和你十有八九也会被派到寒冥大陆去,新型玄力飞船是第一次投入战场,怕融合玄阵出现什么问题。”韩雪儿道。

“是吗?那感情好。”楚南听了之后,感觉全身血液都热了起来,或许,只有战场杀戮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楚大哥,你这么喜欢战争吗?”韩雪儿看到楚南兴奋的样子,无语问道。

“不能这么説,只能説战场才是体现一个男人价值的地方。”楚南笑着道。

这时,有一个人跑了过来,对两人道:“两位研究员,许大人有请。”

楚南与韩雪儿对视一眼,刚説到这里呢,这就来了。

两人来到基地议事大厅时,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许世堂和许宛儿父女俩都在。

看到楚南,许世堂冲他笑了笑,而许宛儿的目光却情不自禁的与之纠缠。

“好了,人都到齐了,你们想必已经猜到了本大人叫你们来的意思,没错,你们都将随队前往寒冥大陆。”许世堂开口道。

汉森四磨汤适合哪些人
厌食症是什么症状
经期延长可以吃什么调理
四磨汤口服液怎么吃
自贡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鼻炎一直流涕怎么办?这些方法可轻松缓解